养生禁忌

当前位置:竞博jbo > 养生禁忌 > 精神分列症会不会遗传,临床必备

精神分列症会不会遗传,临床必备

来源:http://www.tsurihune.com 作者:竞博jbo 时间:2019-10-12 09:17

病情描述:我老公的爸爸有精神分裂症病史,虽然我老公没有发现这个病症,现在想要小孩子,请问精神分裂症会遗传吗?

病情描述:你好,我想问我老公的爸爸,叔叔,奶奶都有精神病我老公的两个姐姐和他都没,我想问我下一代会不会有?我女儿快一岁了:需要医生帮助提供远程诊断: 精神病会遗传吗?

原创 2017-10-19 王建 医脉通精神科

第十九讲:精神疾病
19.WhatHappensWhenThingsGoWrong:MentalIllness,PartII
在客座教授Nolen-Hoeksema讲解的‘精神疾病’的基础上,Paul教授在本讲继续讲解‘临床心理学’中的其他精神疾病。首先回顾了人们对‘精神疾病’观念上的变化(恶魔附身、社会的异端、疾病);我们在生活中可能遇见的精神疾病(失语症、人面失认症、易饿病、恋物癖、健忘症、孤独症);本讲着重讲解了四种心理障碍(精神分裂症、焦虑症、解析性障碍、人格障碍):
㈠精神分裂症:大约有1%的世人患精神分裂症,也是精神病院最为常见的疾病,曾被视为二十世纪的麻风病;从字面上看,精神分裂症源于两个希腊单词(分裂、现实)的组合,表明“该病主要表现为与现实分离,而非人格分离”;患者中男女比例大致相当,但男性发病年龄更小;①主要症状(至少具备2个以上):四个阳性症状(幻觉、错觉、语言失常、行为失常)、一个阴性症状(缺乏正常的认知和情感);
②精神分裂症的子类:偏执狂型(具有‘被迫害、自大’的幻觉)、紧张型(对环境反应迟钝、无目的的成为动作、机械性地模仿他人的说话)、紊乱型(对琐事具有幻觉或错觉、言行失常、缺乏情感);
③病因理论:缺乏区分和协调‘其思想和感知’的能力;因脱离现实而陷入‘无法纠正其言行’的恶性循环之中;精神分裂症与遗传因素(家族史)有关,也受‘环境诱因’得影响(早期:产生时的环境、出生前的病毒感染;后期:充满压力的、困难糟糕的家庭环境);
④多巴胺理论:体内过多的多巴胺会导致精神分裂症(理由:减少体内多巴胺的药物能缓解其临床症状、增加多巴胺的药物能导致暂时性的临床症状);但该理论不能解释‘精神分裂症的阴性症状’和‘大脑结构的差异’等说明“神经分裂症远比我们现在所想象的更为复杂”
⑤文化差异在精神分裂症上的表现: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精神分裂症的发病率大致相同;欠发达工业国家中患者的恢复率高于发达工业国家;
㈡焦虑症:其重要症状是悲伤、持续性焦虑或为减轻焦虑而带来的不适应行为;对‘害怕或恐惧’具有弥漫29
性的、模糊的感觉(每个人都会经历焦虑,但当焦虑具有非理性、无法控制的、破坏性等特征时就会成为一种病症)。
①无显著特征的焦虑症GAD:大约5%的人会在其生命中某个时候患上‘GAD’;对很多事宜多少抱有持续性的担忧;其生理症状有头痛、胃疼、肌肉紧张、易怒等;GAD的发展模式(‘遗传上的易患病体质’导致‘过分机警’,进而会‘因生活中的巨变或重大事件’导致‘GAD’);
②恐惧症:对某一特定对象、事物或社会环境持续的、不正常的或不合情理的恐惧,以致于要避开这些引起恐惧的刺激物;‘经典的条件反射模型’具有的问题(恐惧症患者常常并不具备某种创伤经历的记忆;拥有创伤经历的人并不一定会患恐惧症);‘备战理论’---我们人类已进化形成对某些恐惧事物的敏感性,那些恐惧物在我们的进化史中曾危急到我们的生命安全。
③强迫症:非理性的、烦扰的意念常常闯入我们的正常意识;为了减轻其妄想,患者常常强迫性地完成一些重复性的行为动作;‘检查和清洗’是最常见的强迫性冲动;患者在‘尾状核’中有增强的神经活动;㈢解离性障碍:具有记忆分裂的特征;患者突然忘记其身份或经历中的某些方面;除某种特定环境下患者不能回忆起其‘身份或经历’;但某种程度的解离是正常的;①解离性失忆症:又称为‘心理性失忆症’,仅具有‘记忆丧失’的症状;通常是有关‘创伤事件’的记忆丧失,患者仍能记‘其身份和大部分过去经历’;患者也可能完全失忆(在无新身份替代的情况下,患者完全忘记其身份)
②解离性神游症:又称为‘心理性神游症’;被新身份替代的完全失忆症(神游状态:经历社会巨变、离家出走、逐渐形成一个新身份、明显忘记了过往生活);如果神游症减轻,老身份会回忆起来,但新身份会彻底忘记;
③解离性人格障碍DID:又称为‘多重人格障碍症’;同一人在不同时期会表现出‘二个或多个截然不同的人格’;著名案例包括Sybil,曾被视为‘刑事辩护’案例;通常DID患者在其童年发病(早于10岁),大部分患者为女性,大部分患者回忆‘在其童年遭受了折磨和性虐待’并具有‘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PTSD’的症状;
④解离性障碍症的原因:在生理上或性上曾遭受过虐待;但很多患者并未发展成为DID;因此,‘遗传上的易患病体质’与‘虐待’相结合会发展为DID(DID患者比其他人更易被催眠,或许是在催眠的恍惚状态下处理‘其虐待处境’)
⑤对DID的争议:少于四分之一的心理学家相信‘DID是一种有效地障碍症’;统计数据表明‘这具有美国特色,其它各地较为罕现’;那DID是否是‘治疗师建议’或‘患者扮演’的结果呢?在何种程度上DID是‘正常心理的极端形式’?
⑥人格障碍症:在医学范畴内,大多数杀人犯都不是精神病患者;⑦反社会人格障碍:‘道德上的疯子’或‘精神变态者’;患者通常为男性;典型特征(自私、冷酷无情、冲动、性乱;缺乏爱、忠诚、内疚和焦虑;容易厌倦并喜欢寻找刺激)
㈣精神病治疗方法:纵观人类精神病的治疗史,精神病的治疗是相当野蛮和失败的(中世纪至17世纪,精神病被视为‘与魔鬼的结合’,患者通常被折磨、悬吊、火性或投入大海;18世纪,患者被视为‘精神变态者’,通常将患者逐出社会;18世纪开始改革,建立医院对患者进行治疗,部分患者经治疗得以好转);治疗方法是否有效?(下回分解)
本课程的最后一个主题:临床心理学,也被称之为‘变态心理学’或‘精神病理学’。对我们大多数人而已,这正是心理学真正从事的内容,是有关心理疾病、临床心理师的科学。本课题始于上周客座教授Dr.Nolen-Hoeksema的讲座,今天我将继续对该课题的讲解。临床心理学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科学上,而且表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严格地将,在座各位在其生命中的某个时期都会患上精神疾病;一些人在服用‘百忧解’、‘左洛夏’、‘安必恩’、‘安非他酮’等类似药物以治疗其面对的心理问题;例一些人则向精神病医师、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或其他人寻求帮助。
在耶鲁求学期间,您们中那些现在还未患精神疾病的童鞋将会患上。求学在不少人一生中是个艰难的时期,期间心理疾病会找上门来。据估计,一半的美国大学生会患上心理疾病,在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这一数字高居不下;您们中半数人会患上各种各样‘严重到需要治疗’的心理疾病;即使那些未曾直接遭受精神疾病折磨的童鞋,您们也无疑会经历‘心爱之人、家人或朋友会遭受类似疾病’,如‘老年痴呆症、‘精神分裂症’、‘抑郁症’或‘某种焦虑症’。因此,临床心理学对个人的重要性体现在“让我们了解哪里出了错、如何最好地对其治疗”,当然不容低估。
当我们谈及‘心理失调(情绪障碍)’时,其范围非常广;您们在纽黑文大街上就能看见其涵盖的‘原型精神分裂症’---某人一边走一边打手势、自言自语并有时大声尖叫;还包括‘酒精上瘾’、‘可卡因上瘾’和其它上瘾症状;还包括‘唐氏综合症’或‘孤独症’、老年失忆症、青少年抑郁症、社交恐惧症(患者不敢出门)。当然也存在些‘难以明了’的棘手案例---如,当我在谈话时那个家伙在拍我的照片,且让我产生社交恐惧症。有如,仅从‘我与照片中的人挥手道别’等日常反常的言行,很难区分“我是否患上精神疾病”。那么,设想‘一个无良知的杀手,或像JohnGotti一样的暴徒’,他是否患有精神疾病?这涉及到一个较深层次的问题,我们将在本讲结束时进行详细讲解。
那些荒唐滑稽的表演算是精神疾病吗?这是源于《Seinfeld》里一个角色Kramer的一张照片,显示出‘他在最近几个月里异常古怪的行为’,这是其扮演者陷入麻烦的照片。那些行为古怪的人患有精神疾病吗?在何种程度上,古怪的行为会演变为精神疾病?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如像极端无私的行为等)是精神疾病吗?】蝙蝠侠将其大部分时间用于助人为乐,他每晚仅睡一小时且恶梦相随,随后打击犯罪。如下情形又如何呢?---几个月前《纽约客》曾报道,有关经济富裕、家庭和睦的男子将其一个肾捐赠给一个陌生人,他曾说道“我有两个肾,不过是一个小手术和疼痛,却能救人一命”。其老婆大骂道“您简直就是患了精神病,您的所作所为太疯狂了”。那我们应该如何界定(精神疾病)?为此,如何界定精神病,涉及到很多哲学和道德上的问题。
那我们应如何看待精神疾病?有几种快速便捷的方法。过去认为“严重的精神疾病是由于恶魔附身而导致的”。如果您读过《福音书》,耶稣就曾四处流浪,将恶魔从疯癫的人身上祛除,这就是一种我们看待‘疯癫之人’的通常方法---我们现在知道‘这种方法是不对的’。那些‘不被社会所认同的人’有如何呢?包括精神病医师ThomasSzasz在内的一些人认为“当我们将某人贴上精神疾病的标签时,这并非医学上的决定,而是一种社会判定,其目的是为了将某些背离社会规范的人逐出该道德体系之外”。教授本人并非不赞同这个观点;我们不应将精神病人是为‘邪恶之人’,而是应将其视为‘病人’,否则,我们对‘精神病患者’的尊重将会连‘罪犯’也不如。
如今这并非完全荒谬的观点。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里,与政府唱反调的‘持不同政见者’常被定性为‘精神病患者’,并被扔进神经病院。在美国,那些试图逃避奴隶制的黑人就曾被视为精神病患者---如果他们未患精神病,为何他们会反对奴隶制呢?直到1973年,同性恋者在官方文件中仍被归为‘精神病患者’。现在人们来看到这一现象,并非反映了‘医学分析的不公正’,而是反映了‘人们反对同性恋的偏见’;这是政治、社会和道德上的偏见,而非‘公正的医学评判’。即使现在,在我记忆中,包括‘小布什,尤其是克林顿’在内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被其反对者描述为不仅是‘可怕的、邪恶的、无用的’,还被视为‘精神病患者’;在某种程度上,一些有名望的聪明人总将‘每位正统’视为‘精神病患者’,并将其刊登在《时代》杂志上。现在,姑且不论‘上述言论是否准确’,须指出的是“我们常使用医学标签,尤其是像精神病患者、精神分裂症、妄想症等标签,将‘那些我们反对的人’逐出门外。”
尽管这种观点并非完全正确,但“不存在精神病”一说却是言过其实。有些神经病患者却是具有‘病症’,这些‘病症’与我们认为某人具有生理疾病(如癌症)同出一辙。这些‘病症’损害了患者的机能,使患者不能正常运转;患者会变得缺乏创造力、生产力和活力。当然,也会存在极少例外,这些例外与个人偏好有关,Nolen-Hoeksema博士曾说过“从各方面来看,少数精神病的例外对患者也是极其有害的”。再者,当患者通过治疗得以康复后,他们会变得更有能力、更快乐、能更好地融入社会,他们不会选择回到患病的状态
---这说明了“精神病的确是种严重的疾病”
。因此,‘心理疾病的当代治疗’将患者当成‘生理疾病’一样的‘疾病’来进行治疗;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和‘癌症’差不多的疾病,应该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
以上就是‘整个变态心理学领域’所涉及的巨大范围。我们已在前面的讲解中讨论过很重精神疾病,例如,我们曾在‘基于及如何运作’的讲解中讨论过‘健忘症’;曾在‘社会推论’中讨论过‘孤独症(自闭症)’。还有很多病症,我不准备对其通读;这里有些人们感兴趣的主要症状,它们出自于《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您们不须完全通读该手册,这只是些您们可能感兴趣的案例,在一些‘主要的症状中’有关两性差异的案例---女性更易于患‘焦虑症和情感失调’;男性更有可能还‘物质障碍症’,尤其是‘酗酒’;男女患‘精神分裂症’的几率相等,但‘反社会人格障碍症’---也被称为‘反社会者’或‘精神变态’---则男性患者占绝对优势。我们在后面将谈及这点。

根据调查以及医院的临床,精神分裂症确实有一定的遗传倾向,但并非所有精神分裂症患者所生的子女都患精神分裂症。精神疾病的获得,除开与基因有关以外,与家庭成长和环境也大有相关,我们在临床中很有体会,患精神疾病较多的家庭,往往那些健康人,发生多少也不是很好。

你好,精神疾病有遗传的可能性,但并不一定全都会遗传,但是遗传的几率医学尚无法判断,只是患病的几率要比普通患者要高。指导意见建议正确对待遗传因素,精神病具有一定的遗传性,虽然同一家族成员不一定都发病,但由于有了易患倾向,增大了发病的可能性。"。

目前发现,多种生物心理社会因素可导致精神分裂症的患病风险增加,包括基因遗传、围产期意外、发育异常及一些社会环境因素等等。其中,遗传因素是最为重要的。

今天我在此想回顾一些主要的病症。因上周已深入讲过,我不会谈论‘情绪障碍’,但会快速回顾‘精神分裂症’,精神紊乱可分为‘焦虑症’、‘解离症(人格分裂)’和‘人格障碍’,这些都是主要的心理问题。当一个心理学家或精神病医师在从事其工作时,会着重关注‘具有上述问题的人们’;其实某些症状较为罕见,某些像焦虑症和情绪失调的症状则非常普遍。
世上大约有1%的人患精神分裂症,且因其严重性(非常可怕的症状),精神分裂症成为精神病院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疾病。精神分裂症在二十世纪被视为‘麻风病’一样,在过去的一百年时间里精神分裂症患者在社会上无立足之地;他们被拒绝、被排除,我们不知道如何治愈和帮助他们。‘精神分裂症’一词源于‘分裂’和‘精神’二个术语的组合,其理念就是‘与现实分离’。强调其词源的含义非常重要,因为有时人们将‘精神分裂症’与‘人格分裂’相混淆,且不时将‘精神分裂症’与‘多重人格’等同视之。这显然是不对的,‘多重人格障碍’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精神障碍症,是属于‘解离性障碍症’;‘精神分裂症患者’并不拥有多重人格,而是一种‘与现实脱离的症状’。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男女比例大致相当,但男性发病较早;正如您们所见,精神分裂症的首次发期就在‘您们上大学期间’。
精神分裂症有五大症状,其中四项为阳性症状(即患者所具有的‘正常人没有的’异常症状),一项为阴性症状(患者不具有的症状)。下面详细讨论其症状,‘幻觉’就是‘并非真实存在的’一种感官体验。为此,最典型的幻觉就是‘幻听’,精神分裂症患者常常听到声音,尤其是‘有人告诉他们去做什么’,但这并非真实的声音。有时,精神分裂症患者会出现‘幻听’,或‘幻视’,甚至‘幻嗅’和‘幻味’,但‘幻听’是其最重要的症状。有时这些声音似乎出自于‘患者自身’,为此,患者有时为了阻止这些幻觉而做一些异常之举,如‘嗡嗡叫’、‘数数’、‘张开嘴巴发出啊啊啊’;一些患者会采取这种举动来阻止幻听。
另一个症状就是‘妄想症(错觉)’。幻觉与错觉的区别就是,‘幻觉’是一种错误的、并非真实的感官经历;而‘妄想或错觉’则是一种不正确的、您不应具有的信念。同样,如何界定‘幻觉’与‘错觉’也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RichardDawkins曾在《上帝的错觉》一书中描述道“很多人拥有这种大众性的错觉,并相信:存在一个创造世界的超人,他在关注着众生”;异乡人认为‘将其称之为错觉是一种冒犯’,且对此百家争鸣。
具有妄想症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通常具有一些其实怪想;他们常常认为自己就是名人。很多精神分裂症患者具有宗教信仰,且认为自己就是救世主耶稣。在1959年,密歇根州医院就曾收留了3位耶稣,他们曾聚在一起相互交谈。‘错觉’的一个主旨就是所谓的‘疑心病,或介入观念’;‘疑心病’就是“各种发生的事情都与您有关;您听见人们窃窃私语就认为他们在谈论您;您拿起报纸就认为,里面的加密信息都是针对您的;您或许相信某种无所不能的强大势力(如外星人、联邦调查局、中情局、政府)正密谋对付您或试图操纵您;您或许相信他们在策划邪恶的计划来对付您”。
还有一个症状就是‘胡言乱语’。某些精神分裂症患者常喋喋不休,胡说八道;如果您在街上听见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说话,有时完全是一派胡言,不仅仅是他们所表达的毫无理由,而且是思维混乱不清。有时患者也表现出‘紊乱的行为’,古怪的动作;最极端的情形就是被称为‘紧张性精神症患者’的运动性动作,此时患者不能运动,常保持一个姿势。
以上(幻觉、错觉、多疑、胡言乱语)就是精神分裂症的阳性症状;主要的阴性症状就是‘缺乏正常的思维和情感’,即‘情感缺乏’。因此,某些精神分裂症患者沉默寡言,对情感反应及其迟钝,对任何事情毫不关心。
精神分裂症有五个不同的子类,在此将讨论其中最为有趣的三个子类。其一就是‘类偏执狂的(多疑的)精神分裂症’,该类患者认为“其它人在窥探和密谋反对他们”;他们常常有伟大的错觉,认为他人都在嫉妒他们;他们或许认为自己拥有超自然的能力,他们就是上帝或救世主。其二是‘紧张性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对周围环境反应迟钝,他们通常只是重复他们的说话,并无自己的见解。其三就是‘精神紊乱的精神分裂症’,即您们所认为的‘精神病,疯子’。他们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意义,他们具有错觉和幻觉,并常常胡言乱语。他们可能具有危险性,并被视为‘危险人物’;他们无能生活自理,无法过上常人的生活。
很难准确地指出上述所有问题的根源所在,但一个概括性的总结是,不能将您的思想和感知统一起来,不能分清其主次从而不能协调它们的关系,不能通过一种逻辑结构,将您的经历排列成一种合理的、现实的时间顺序。这就是‘出错’的关键所在,其结果就是“您与他人、社会失去了联系”。‘失去社会的联系’表明“您不能得到现实的经验”。如果我开始行动异常,且无人关心,那我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反常;如果我处于一个‘关心我’的友善群体中,我的状况可能得以控制。因此,精神分裂症就是某种‘认知问题的恶性循环’,那么您具有的‘与他人失去联系’的问题会加重、恶化‘您的认知问题’,如此往复,不得解脱。
已有不是人研究过‘精神分裂症的遗传学’;很清楚,精神分裂症有强遗传作用。某人就有多大的风险患上精神分裂症取决于‘家庭成员是否患上该疾病’。比如,如果您有一个患精神分裂症的同卵双胞胎,那您就
50%的几率患上精神分裂症。我们在讨论‘性取向’已明白,
‘同卵双胞胎的几率仅为50%’表明“还存在一个环境因素”;如果完全由遗传决定,那其几率应为100%。因此,一种解释是,您的基因使您易于患精神分裂症,但您是否会患病取决于“您所处的环境发生了什么,您对某些诱因的敏感性”。
某些诱因可能会发生在早期。有证据表明“精神分裂症甚至与出生时的心理创伤有关”;另一些证据表明“精神分裂症与病毒性病毒有联系”。例如,有更多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出生在冬季,这个微妙的差异但貌似存在这个‘更多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出生在冬季’的可靠地影响;因为更多的人会在冬季生病,当存在某种流行病或瘟疫时,此时出生的人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就会阶跃性地增加。
最近的研究表明“精神分裂症与弓形体病(有猫粪所导致的一种失调症)有所关联”。对此有关的实验涉及问患者的父母一个问题“当您们小孩出生时,您们是否养了猫猫?”如果答案是‘对呀’,貌似证实了‘养猫家庭的患病率高于不养猫家庭’。
另一种不同的诱因是‘充满压力的家庭环境’。与为患精神分裂症的人相比,精神分裂症患者貌似的确拥有更压抑的家庭环境。现在,我们须小心对待这个诱因;当我们谈及‘普遍性的个体差异研究’时,我们须牢记‘方法上的谨慎态度’。记得我们在谈论‘世上最糟糕的研究时’,一个特征就是“糟糕的研究未能分清其因与果”。有可能是,难以忍受的家庭环境增大了‘患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有也可能是,患精神分裂症的小孩、或将会患病的小孩难以用某种方式处理,才导致其压抑的家庭环境。因此,并不清楚“是由糟糕的家庭环境导致了精神分裂症,还是由精神分裂症导致了糟糕的家庭环境”。
曾一个非常流行的‘精神分裂症理论’认为“精神分裂症是由过多的多巴胺造成的”。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递素,且有理由认真探讨该观点。一些‘减少多巴胺’有助于减缓(精神分裂症)症状;如果我让您服用一些是您体内多巴胺飙升的药物,您将会暂时患精神分裂症---您将患上所谓的‘苯异丙胺性精神障碍症’,且会导致您产生一些类似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如幻觉、错觉等。以上就是该理论的内容,但我们现在知道“因至少2个理由,该理论并不完整”。其一,该理论并未解释‘精神分裂症的阴性症状’;该理论解释了幻觉和错觉等症状,但未解释‘情感缺乏、静默、呆滞’等。其二,存在某些涉及‘扩大脑室和减弱额叶活动’的大脑结构差异;这揭示来哦“精神分裂症所具有的问题远比其它理论(如多巴胺理论)认为所具有的更为复杂”。
将以一个神秘现象结束对精神分裂症的讨论,这个‘神秘现象’在Gray教材里进行了详尽讨论。神经分裂症的症状和发病率在各地相差不大,但与发达工业国家相比,欠发达工业国家的康复率较高。无人知晓其原因所在,我在此列举三个可能性。其一,在欠发达工业国家里家庭的言论自由度较高,因此存在较少的评判和指责。其二,在欠发达工业国家里,较少使用‘精神抑制剂’;而‘精神抑制剂’能有助于减缓症状,但也会减弱其康复。其三,如果您们将精神分裂症视为一种短暂的障碍症,那么在某种程度上更有可能心想事成(使患者康复)。
我要讨论的第二类精神疾病比‘精神分裂症’略微常见,就是称之为‘焦虑症’的典型精神疾病。焦虑症的主要紊乱就是‘焦虑’,您们有过不少焦虑。无论是‘焦虑’还是‘为减少焦虑而产生的不适行为’都是持续性的。当然,每个人都经历过焦虑。如果您未曾经历,那您必定是个‘异人’,且您不能在世上正常地生活;但如果您经历过多的焦虑,您就会患上焦虑症---焦虑症是无法控制的、无理性的,会让您的生活一团糟。仅有屈指可数的几种焦虑症;最简单的就是‘这种普遍意义上的焦虑症’---大约5%的人在其一生的某个时候会患上这种焦虑症,而后您会终身为此忧虑。您会非常焦虑、始终担忧,且您可能变得麻木不仁。您会产生如下生理症状:头痛、胃痛、肌肉紧张和易怒。
有证据表明“普遍意义上的焦虑症与遗传因素有关,在某种意义上与严重的抑郁症有关”。貌似其病源在于患者童年的心理创伤;对此一些人建立的模型是“当您年幼时,您经历了某些可怕的事情”。这种焦虑症会让您非常机警,您不再信任这个世界,糟糕的事情随时总会发生。且由于您过于机警,在经历了人生痛苦后您很有可能会患上这种普遍意义上的焦虑症。
第二种焦虑症就是我们曾在课堂上讨论过的‘恐惧症’,即强烈的、非理性的害怕或恐惧。患者可能集中在某些特定的物品、事件或社会环境;这张图表表明了‘不同的恐惧症、不同的物品,及人们害怕它们的比例’。这张图表的要点不是体现在其细节,而是表明“某些东西是大多数人所害怕的,而某些东西却完全没有多少人害怕”。从以前的课程中我们诊断,最大地恐惧对象是‘蛇’,约40%的人认为‘她们害怕蛇’;然后就是恶心的‘老鼠’、‘猫’---如果您怕‘猫’,那您的确有些异常。
有一个经典的‘恐惧症调节反应模型’,我们熟悉其‘为何不是个有益的理论’。很多害怕蛇的人从未有过与蛇可怕的经历。再者,很多有过可怕经历(如车祸、电击或枪击)的人并未患上恐惧症。这引发了一个更为合理的理论,即‘备战理论’,我们已进化形成对某些恐惧事物的敏感性,那些恐惧物在我们的进化史中曾危急我们的生命安全。我们可能对此形成恐惧的反应。
最后一种焦虑症就是‘强迫症’。强迫意念是一些‘能强行侵入您的意识’的非理性的、烦人的思想。大约2%到3%的人会受到‘强迫意念’的攻击,并会导致一些强迫性行为、为减轻‘强迫意念’而完成一些重复性动作。例如,您可能被肮脏的念头所困扰,您肮脏的双手,污秽的身体;这可能导致您强迫性地冲洗;您可能认为“上帝在向您发怒”,这可能导致您强迫性地祷告。纯净和宗教是强迫症共同普遍的主题。您理智地知道‘这些不合理的行为’,但您自己却不得不做那些事。有时我们担忧“我未曾将门锁好”,然后返回并不停地检查。但我认为‘这表现出一些强迫症的症状’,因为我知道‘我曾锁了门’,但却忧虑“我是否锁好了门?”
检查和冲洗就是最常见的强迫症,但这似乎是某种‘神经心理学’现象;至少与‘尾状核’内的强烈神经活动有关。有趣的是,您可能会认为“强迫症是某种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的障碍症”,但事实上用影响血清素水平的药物能很好治疗强迫症。作为一种神经传递素,血清素对强迫症有很好疗效。因此,如果您患上强迫症,您会发现药物治疗简单易行。
我们已讨论了‘精神分裂症’和‘焦虑症’,对此有何问题?学生:OCD强迫症与‘抽动秽语综合征’有何不同?
教授:好问题---‘强迫症’与‘抽动秽语综合征’有何关系?‘抽动秽语综合征’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神经生理综合征,其患者并无强迫性的意念,但会导致‘无意识的痉挛和战栗’,有时会喊出一些下流话或禁忌语。因此,‘抽动秽语综合征’非常特殊,而‘强迫症’则更为广泛,且‘强迫症’不仅涉及行为,还涉及‘控制行为的思想’。
学生:个体能同时患上多种精神病(如双相障碍症和精神分裂症)吗?教授:绝对会,事实上一些精神障碍症是‘联合发病的’,如像某种疯狂地观点认为“这些精神障碍是同时出现”。因此,如果您患上了某种严重的抑郁症,如情绪失调,您也会患上焦虑症。因此,不幸患上某种精神病并不会对另一种疾病产生免于性。
学生:何种情形下迷信会变成像‘强迫症’一样的精神病?
教授:我从未考虑过这个有关‘迷信’的有趣问题,我认为“这取决于迷信的严重程度”。如果您仅拥有某种未经科学证实的迷信念头“把脚踏在一条裂缝上,就会踩断您母亲的脊柱”,或“打碎了镜子会有厄运”,那对您而言无伤大雅,是无害的。另一方面,如果你的迷信已到了‘逐渐形成某些怪异的仪式’的程度---您须非常小心地走路,以至于当您踩在一条裂缝上时,您须折返并重新走一遍。如果您到了那种程度,您可能会转变为强迫症。通常,强迫症与某种宗教或魔力显灵有关,于此您相信“您必须做某些事,或某些可怕的事会降临”;在这种情形下,您们可将‘强迫症’视为极端的、愚蒙的迷信,但简单的迷信不会如此。学生:精神分裂症患者是否危险?
教授:从统计上来看,情况并非如此,精神分裂症患者更有可能是‘受害者’而非‘害人者’。精神分裂症患者是相当无助的。可能会有某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伤害他人’的案例,如,偏执狂可能会有‘伤害他人’的幻觉,且的确会有这种案例,但就大多数而言,精神分裂症患者更多的是‘受害者’而非‘施暴者’,他们非常易于受到伤害,因为他们无法与他人交往,他们常常无法保护自己。学生:药物疗效可以持续多久?
教授:您是指“药物对精神分裂症的疗效可以持续多久?”学生:患者须坚持服药?
教授:对,通常而言,我认为‘患者须坚持服药’。我想不出任何例外。药物的疗效是短暂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您患上强迫症或抑郁症,您须终身服药”。例如,如果您患上轻微的抑郁症,服用‘百忧解’或威博携’之类的药物,直到几乎完全重返过去的美好时光、使自己振作起来,当其离开药物之后,患者就

请你放心,隔代遗传的可能性很小.虽然遗传对精神病的成因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但并不是绝对因素 指导意见也就是有遗传影响的子女并不一定都会发病,我们不能忽略后天生活环境的因素,因此人不要担心,没事的.祝你生活愉快

作者:王建 深圳市康宁医院

痊愈了。但正如

大量精神分裂症的遗传学研究只能表明精神分裂症的发生与遗传有关,而不能断定精神分裂症属于遗传病.从精神分裂症的家谱调查资料中发现精神病患者家属的患病率比一般人的患病率高6.2倍,精神分裂症患者与健康人婚配,所生子女中患精神分裂症几率为16.4%,男女双方均为精神分裂症者所生子女患精神分裂症几率为39.2%.由此看来,精神分裂症确实有一定的遗传倾向,但并非所有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所生的子女都患精神分裂症.

本文系作者投稿(tougao@medlive.cn),转载请标明作者及来源。

Nolen-Hoeksema

您好,精神病的发病与遗传有关系,但不是遗传病这个怎么理解,比方说父母都是健康的,生下一个孩子患精神病的几率大约是千分之三;而父母中有一个患精神病,那么生下一个孩子患精神病的几率大约是千分之五十;而父母都患精神病,那么生下孩子患精神病的几率会更高。指导意见你好,根据你的情况和症状,最好到医院检查一下。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重性精神疾病,其主要特点是患者的言行不能被常人用生活经验所理解,存在现实检验能力的缺失。大部分患者在生病后社会功能明显受到影响,给社会、家庭和个人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教授所说“除非患者已形成了其应对技巧,他们很有可能会旧病复发,并再

关于这个常常伴随着强烈病耻感的疾病,病人和病人家属常常会问:「为什么会得这个病?」

次患病”

遗传因素的影响

。因此,药物的生理疗效始终是短暂的,尤其是那些精神分裂症患者,但药物通常能有助于患者摆脱

尽管经过数十年的研究,现阶段的科学研究还没能搞清楚具体一个人得精神分裂症的具体原因是什么,但已发现有多种生物心理社会因素可以导致患病风险增加,包括基因遗传、围产期意外、发育异常以及一些社会环境因素等等。其中,遗传因素是最为重要的。

其病症(焦虑症、或抑郁症)

精神分裂症的遗传度高达80%,这指的是在一个群体中精神分裂症发病原因的80%都是基因出了问题,而不是说具体某个人的发病原因中有80%是基因问题。精神分裂症的遗传规律非常复杂,并非简单的孟德尔遗传规律;目前推测,大量的作用微小的常见变异和一些作用较大的罕见变异共同发挥了作用,同时环境也常常和基因产生共同作用。

在分子生物学之前,人们已经发现精神分裂症具有相当高的遗传性(Henriksen, Nordgaard et al. 2017)。双生子研究和寄养子研究便是用以研究疾病的遗传和环境影响因素。双胞胎可分为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因为同卵双胞胎的遗传基因基本相同,因此他们之间的差异可认为是后天环境造成的,而异卵双胞胎的差异则是由遗传和后天环境共同造成的。研究发现在同卵双胞胎中,如果一个人患精神分裂症,那另一个人患病的概率是40%-50%;而在异卵双胞胎中,一个人患精神分裂症,另外一个人患病的概率约为10%。一些研究发现,患病和未患病的同卵双胞胎后代患病概率相似,但患病的异卵双胞胎的后代患病概率高于未患病的后代。说明在未患病的同卵双胞胎中有同样的未表达的患病基因。

寄养子研究更能说明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影响的差别。例如,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后代被其他正常家庭领养,其后代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和精神分裂症患者父母自己养育的孩子类似;而正常父母的后代被其他正常家庭领养,其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并未增加。但也有一些研究发现,在精神分裂症患者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罹患精神分裂症相关疾病的概率增加,可能与其成长环境不稳定有关(Parnas, Teasdale et al. 1985)。

近年来,通过采用全基因组关联分析和全外显子测序等方法,研究者从分子层面上发现了更多的遗传性证据,发现了上百个可能的基因位点和一些可遗传的罕见的基因突变。然而,这上百个常见变异基因位点的作用较为微弱,尚不能用于临床实践。

一些罕见的染色体变异(拷贝数变异)会明显增加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如发现孩子存在鼻及鼻梁基部宽大、人中短、上唇薄、耳廓异常、颚裂、心脏及甲状腺异常等表现,可以做基因测试排查DiGeorge综合征(Costain and Bassett. 2012)。该病由人的第22对染色体突变所导致,有这种突变的病人25%会罹患精神分裂症,同时有另外50%会得其他的精神疾病,如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孤独症等。其他一些染色体突变也可能导致精神分裂症,但这类病人总的加起来不到所有精神分裂症患者的5%。

精神分裂症相关致病基因的另一个特点在于作用多样——不仅可能增加精神分裂症的发病率,还可能导致其他多种精神疾病。例如有研究发现,精神分裂症与双相情感障碍、抑郁症、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以及孤独症均存在共同的遗传基因(Cross-Disorder Group of the Psychiatric Genomics. 2013)。

有精神分裂症家族史可明显增加后代患病的概率。一般来讲,父母中若有一人患精神分裂症,其后代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约为10%(Rasic, Hajek et al. 2014)。但由于精神分裂症的患病遗传基因和其他精神疾病有重叠,因此其后代患其他精神疾病的概率也会增加,比如患抑郁症的约为15%。如果父母两人都是精神分裂症病人,那后代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约27%(Gottesman, Laursen et al. 2010)。如果是一个亲兄弟姐妹患精神分裂症,那没有得病的人得精神分裂症的概率也约为10%。

精神分裂症的遗传性很高,但并非一定要有家族史。事实上,仅有约1/5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有家族史,大部分患者是没有家族史的(Yang, Visscher et al. 2010)。也就是说普通人也有患精神分裂症的可能,尽管一般小于1%。

环境因素的影响

精神分裂症在全世界各地区及各时代的患病率均相差不大,约为1%,这间接证明社会环境因素的影响较小。尽管如此,流行病学研究仍然发现一些可增加患精神分裂症的危险因素,并且认为这些危险因素可通过和易感基因产生交互导致病人发病。

例如,妊娠期出现的不良情况,如应激、感染、营养不良、子宫内发育不良、产伤等,另外一些社会环境因素如童年创伤、移民、在城市中出生长大、在晚冬和早春时出生、父亲年龄太大(大于40岁)以及父母年龄太小(小于20岁)等均可轻度升高精神分裂症的发病率。其中,父亲年龄太大可能和遗传突变的增多有关。其他一些因素,包括大麻使用、头部伤、癫痫、自身免疫性疾病和严重感染,也能升高精神分裂症的患病风险。

心理压力大可导致精神分裂症?

如上所述,精神分裂症发病的主要原因是基因问题,大部分病人生病前并无明显诱因。有的病人在发病前受到一些精神刺激,一方面,精神刺激是诱发疾病发作的诱因而非病因,如三条腿的桌子很小的风也能吹倒,但我们不能说风就是导致桌子倒的根本原因;另一方面,现代人的生活本来就面临很大的压力,精神压力大和发病可能只是巧合而已。因此,很多人将精神分裂症的发病原因简单地归结为心理压力太大是不正确的。

参考文献:

  1. Costain, G. and A. S. Bassett (2012). "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schizophrenia genetics: genetic diagnosis, risk, and counseling in the molecular era." Appl Clin Genet 5: 1-18.

  2. Cross-Disorder Group of the Psychiatric Genomics, C. (2013). "Identification of risk loci with shared effects on five major psychiatric disorders: a genome-wide analysis." Lancet 381(9875): 1371-1379.

  3. Gottesman, II, T. M. Laursen, A. Bertelsen and P. B. Mortensen (2010). "Severe mental disorders in offspring with 2 psychiatrically ill parents." Arch Gen Psychiatry 67(3): 252-257.

  4. Henriksen, M. G., J. Nordgaard and L. B. Jansson (2017). "Genetics of Schizophrenia: Overview of Methods, Findings and Limitations." Front Hum Neurosci 11: 322.

  5. Parnas, J., T. W. Teasdale and H. Schulsinger (1985). "Institutional rearing and diagnostic outcome in children of schizophrenic mothers. A prospective high-risk study." Arch Gen Psychiatry 42(8): 762-769.

  6. Rasic, D., T. Hajek, M. Alda and R. Uher (2014). "Risk of mental illness in offspring of parents with schizophrenia, bipolar disorder, and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meta-analysis of family high-risk studies." Schizophr Bull 40(1): 28-38.

  7. Yang, J., P. M. Visscher and N. R. Wray (2010). "Sporadic cases are the norm for complex disease." Eur J Hum Genet 18(9): 1039-1043.

本文由竞博jbo发布于养生禁忌,转载请注明出处:精神分列症会不会遗传,临床必备

关键词:

上一篇:精神病能治好吗,精神病可以治愈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