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禁忌

当前位置:竞博jbo > 养生禁忌 > 重庆银行A股IPO中止审查,14家地方银行苦等两年

重庆银行A股IPO中止审查,14家地方银行苦等两年

来源:http://www.tsurihune.com 作者:竞博jbo 时间:2019-11-22 10:22

辽宁排队三银行

对于14家排队银行名单的出炉,业内人士曾给予较为乐观的期待。有业内人士指出,“经过多年发展,中小型地方银行在银行业中的地位得到了显著提升,A股市场也愈加不能忽视它们的存在。无论是自身具有扶持当地中小企业发展背景的城商行,还是为服务三农提供有力支持的农商行,它们的上市在为自身获得宝贵资金的同时,也将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对于小微企业及三农的支持力度。”

“内地城商行如果放弃A股选择H股还有一系列工作要做。”一位H股上市公司董秘指出,由于从A股到H股跨越了不同的资本市场,内地城商行需要将IPO申报材料翻译成英文、安排境内外保荐机构的业务交接、协调好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的工作。

多家IPO排队银行

经济实力的遥遥领先,使得辽宁省当地金融机构在东北地区中最具实力,筹备上市的条件更加完善。2012年年初,在证监会首次披露排队等候上市的名单中,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大连银行三家辽宁省内城商行集体上榜,出现了上市申报的东北三家城商行中均出自辽宁一省的局面。如今一年多时间已过,当初这三家城商行“组团”冲击IPO的壮观情景早已不再,三家城商行A股上市之路均命运多舛。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同处东北三省,但由于经济环境及企业自身发展不同,另两家实力不俗且早有上市规划的哈尔滨银行、吉林银行在两年前并未入围名单,造成了3家东北城商行全部归于辽宁一省,而黑龙江省与吉林省缺位的局面。有业内人士指出,经济实力的遥遥领先,使得辽宁省当地金融机构在东北地区中也具有较强的实力,筹备上市的条件更加完善,从而出现了上市申报企业的东北3家城商行均出自辽宁一省的格局。

事实上,从管理层稍早之前的表态可以看出,重庆银行在赴港上市一事上领先徽商银行半个身位。

证监会发言人此前表示,境外上市是利用境外资金发展自身的一种方式,证监会支持境内公司利用境内外两个市场发展壮大。据了解,证监会去年出台新规则,进一步放宽了H股上市企业境内的审批条件,主动降低募资门槛,极大缩短了H股IPO审核时间。

与去年年初相比,盛京银行虽然资产规模快速增长(截至6月底已突破3300亿元),然而与其它列入候选上市名单中的银行一样,盛京银行的A股上市之路也从此停滞不前。

随着工、农、中、建、交等五大国有银行陆续完成股改上市,市场曾将银行上市的目光锁定在城商行、农商行这样些地方银行的身上。然而自2007年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3家城商行实现A股IPO后,沪深两市就再未注入银行股的新鲜血液。有业内人士强调,尽管各地银行上市热情高涨,但目前摆在这些银行面前的上市之路仍很不平坦。城商行、农商行在A股门前迟迟裹足不前,除了与IPO市场长期停摆、已上市银行大面积破净等整体上市环境低迷有关外,各自存在的问题也成为了最终叩开上市之门的阻碍。

2013年6月5日,重庆银监局下发了《关于重庆银行修改公司章程的批复》(渝银监复〔2013〕68号),准核重庆银行对公司章程的修改,该章程将自重庆银行H股发行上市之日起正式生效。

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贵阳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均赫然在列。三家银行均选择在上海主板上市,保荐机构分别为中信建投、国泰君安及中银国际。

欲增H股融资渠道

尽管三家赴港上市银行,市场表示不尽如人意,但他们的上市,却在无形中搅乱了A股排队上市队伍。

“审核状态应该是一个风向标,它传递出了重庆银行赴港上市加速的信号。”一位内地券商的投行人士表示,重庆银行一直做着A股、H股IPO的两手准备。不过,重庆银行只有在A股IPO审核状态变更为“中止审查”或是“终止审查”后,才能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上市申请。

苦苦排队等待的上市大门迟迟不开的情况下,近期多家拟上市银行频频亮相各地产权交易所。

经过多年在A股门外的煎熬等待,港股市场成为了城商行打破上市瓶颈的新目标,就连早已进入A股上市申报企业名单中的盛京银行也不例外。下周,在盛京银行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将审议包括《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的议案》在内的一揽子赴港上市议案。自此,在叩A股大门四年无果后,盛京银行也开始了赴港上市之旅。

IPO首选A股,退而选择H股——这是不少排队上市银行的共同想法。而重庆银行、徽商银行与哈尔滨银行相继实现赴港IPO,也使得这三家银行成为了H股上市的银行“三剑客”。

不过,尽管H股上市进程更快捷,但无论是重庆银行还是徽商银行,均面临着H股估值大幅低于A股的局面——Wind资讯显示,以2012年财报为基准,目前在H股上市的9家内地银行PE为5.15-6.57,PB为0.80-1.48;在A股上市的16家内地银行PE为5.11-8.08,PB为0.91-1.71。

上海银行股权亦同步现身上海联交所,上海群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倾囊售出所持全部股份,共55.8万股(占总股本的0.013%),金额558.2万元,每股价格10元。上海银行2012年实现净利润75.2亿元。截至2012年年底,总资产计8169亿元,净资产423亿元。由此估算,上海银行挂牌股权的市净率约1倍。

由于实力超强且同省竞争对手大连银行退出,盛京银行一直被认为将在东北地区城商行IPO的“德比大战”中率先撞线。但随着时间流逝,国内A股市场停滞不前,盛京银行股东大会无奈的在四年后再次审议上市融资议案,只不过地点已由A股市场转为H股市场。

相较于目前仅有3只城商行登陆A股市场的现状,农商行的命运则更为悲情。自A股市场诞生之日起,农商行似乎就与其绝缘——迄今为止,竟未有一家农商行登陆沪深两市。资产规模较小、发展相对缓慢的现状让农商行的IPO之路愈加艰难。

2013年8月26日,盛京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发行H股并在香港交交所上市的议案》,正式成为继重庆银行、徽商银行之后又一家已进入A股IPO排队名单,但仍然选择启动H股上市计划的城商行。

据有关媒体统计,撇除分别终止审查和中止审查的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目前排队等待在上海交易所主板发行新股的内地银行尚有11家,包括江苏常熟农村商业银行、盛京银行、江苏银行、锦州银行、上海银行、贵阳银行、成都银行、无锡农村商业银行等8家正在初审之中,以及杭州银行、东莞银行及江苏吴江农村商业银行等3家落实反馈意见之中,此外,还有在深圳中小板排队等待IPO的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和江阴农村商业银行。

证监会最新信息显示,目前该行仍处于“初审中”,而如今距其股东大会通过A股上市议案,已过去了近四年时间。

就城商行方面来说,虽然各家银行近年来发展迅速,但由于历史负担较重,有个别银行资本充足率不高,员工持股及股东人数问题也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当年北京银行等3家城商行A股上市之时,所爆出的“娃娃股东”事件曾引起社会的广泛热议。此外,城商行中还是存在发展参差不齐的情况。因此,只有个别业绩、资产规模、风控完善后的城商行才存在登陆A股的条件。

姚伟

统计显示,相比于2011年,盛京银行2012年资本充足率出现下降,由年初的12.88%下降到了年末的11.65%,下降了1.23个百分点。此外,江苏银行2012年资本充足率为12.16%,而2011年为12.82%;其核心资本充足率为8.45%,2011年则为8.73%。截至2012年年底,杭州银行总资产为3249.8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2.46%,核心资本充足率为9.52%。东莞银行2012年的核心资本充足率10.79%,相比于2011年的10.87%出现小幅下滑。

5月末,大连银行正式退出了IPO申报,大连银行也成为了所有已递交IPO申请的银行中,唯一一家进入申请终止审查名单的银行。大连银行财报显示,2012年净利润仅同比增长1.59%。

而徽商银行目前的审核状态也已变为“中止审查”之中。

截止到目前,重庆银行的审核状态为“中止审查”,而徽商银行与盛京银行的审核状态均为“初审中”。

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虽然选择港股上市,但目前中资银行无论A股还是H股估值总体处于较低水平。

“A股上市排队的原地踏步,让那些即使已经入围A股候选名单之中的银行也等得心慌,资本补充的压力更是让它们急需寻找新的融资渠道,赴港上市这一情况以后仍可能在其它地方银行身上上演”,某银行业分析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2012年2月,当证监会公布首批排队上市名单之时,14家银行位列其中。尽管这些银行发行审核进度不一、上市时间未定,但一直沸沸扬扬的地方银行上市悬念终于有了一个清晰而权威的信号,这一度让在A股市场外徘徊已久的地方银行看到了重启IPO的曙光。、

2013年7月12日,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重庆银行日前已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境外上市外资股并到境外上市的行政许可申请材料,证监会正在办理重庆银行的申请,但尚未收到徽商银行境外上市的有关申请材料。

多年在A股市场外排队等待上市的地方银行,对资金的渴求尤为迫切。如今IPO终于开闸,但是地方银行距离上市仍有着遥远的距离,甚至可以说仍在处于原地踏步的等待中——13家拟上市地方银行的审批状态并未有所改变。

数月前大连银行退出A股IPO,曾让同省且实力最强的盛京银行的上市进程再次受到关注,近期,随着盛京银行股东大会即将审议H股上市议案,赴港上市队伍将再添新军。盛京银行也成为继重庆银行、徽商银行之后,又一家虽然已进入证监会上市排队名单之中,但仍启动H股上市计划的银行。而如今距离该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A股上市议案,已过去了四年时间。

沪深两地IPO的长期停摆,让包括各家银行在内的排队企业形成了巨大的“堰塞湖”,而此时港股市场随着三家内地银行的陆续上市,一时间俨然成为了银行们的“泄洪区”。

9月16日下午,本报记者先后致电重庆银行董事长甘为民,上市办主任周文锋,但甘为民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而周文锋以“正在开会”为由匆匆挂断电话。

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港股并非城商行上市融资的唯一渠道、最佳渠道,但却会成为许多银行最终的选择,地方银行赴港上市也是最现实的选择”。

资本补充压力加大

A股上市闸门的紧锁,让急于实现IPO的部分银行将目光投向港股市场。与有的银行在A股上被动等待、屡屡延期不同,随着去年年末起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先后通过借道港股实现IPO的突破,一时间赴港上市成为了部分银行的新目标。

赴港上市显露加速迹象

股权被转让

状况各有变化

竞博jbo,近年来,随着银行资本规模急剧扩张,其资本压力也日渐凸显出来。粗放的发展模式不但让各家银行在资本金上“压力山大”,而且成为银行扩张业务的最大掣肘。一旦在A股IPO,不但可以大幅提升银行的品牌效应,募集的巨资更将极大弥补银行资本金的不足,因此,登陆A股市场一直是地方银行觊觎的重要目标。

据悉,这是重庆银行IPO审核状态第二次出现“中止审查”。2013年4月初,由于未能在3月31日前提交自查报告, 重庆银行的审核状态变更为“中止审查”,但在自查报告提交后,重庆银行的审核状态在2013年5月中旬恢复为“落实反馈意见中”。

边晓瑜表示,“港股并非城商行上市融资的唯一渠道、最佳渠道,却会成为许多银行最终的选择:一方面,A股市场的政策收紧必然打压地方银行上市的信心,许多银行在苦等无果后选择黯然退出;另一方面,港股市场相对稳健,概念炒作的风潮不太容易出现,地方银行赴港上市也是明智之举。”

而盛京银行则无论资产规模还是盈利能力,在这三家银行中均遥遥领先。截至2012年年末,该行资产总额达3132.04亿元,同比增加920.35亿元,增幅为41.61%。2012年实现营业收入69.17亿元,增幅为27.55%;实现净利润34.98亿元,增幅为34.27%。

在首次披露的排队名单中,虽然地处经济发达地区的江浙两省也有城商行入选,但数量均少于辽宁。业内人士表示,究其原因,除了江浙两省因所在长三角区域金融服务已比较充分,从区域平衡的角度考虑,特别是浙江省已有当地银行先期上市。此外,东北振兴牌对于这三家城商行的IPO率先突围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据悉,重庆银行早在2013年年初便下达了“封口令”,禁止任何一名重庆银行职员向外界泄露上市进程。

在普遍超过20%的资产规模增速下,城商行近年来一直努力谋求上市以持续补充资本、支撑快速扩张。但A股市场自2007年放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上市后,大门再未向城商行敞开,不少城商行几乎每年都会增资扩股以支撑规模扩张。

除了时间上耗不起之外,目前盛京银行资本补充的压力进一步加大,也让该行不得不寻找融资新渠道。盛京银行2012年年报显示,其2012年年末的资本充足率为11.65%,较2011年年末下滑1.23个百分点。而该行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上,除了审议赴港上市相关议案外,也还将审议增资扩股议案。

这点在当年3家申报上市的盛京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的身上也得到体现。以辽宁省排队上市的“排头兵”盛京银行为例,截至2011年12月末,盛京银行总资产已达2200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411亿元,不良贷款率0.76%,当期实现净利润18亿元。

由于A股迟迟未能开闸,一些内地城商行开始取道H股。

江苏银行的1605万股也在近期登上北京产权交易所平台,挂牌价格8311.43万元,每股5.18元。转让方为江苏安邦电化有限公司。江苏银行2012年实现营业利润95.24亿元,净利润70.4亿元。截至2012年年底,公司总资产6502.4亿元,负债6161亿元,净资产341.4亿元。粗略估算,上述股权市净率约1.38倍。

早在2009年11月,盛京银行临时股东大会就审议通过了《关于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上市的议案》,并在不久后向证监会递交。2012年年初,盛京银行登陆A股市场的努力取得重大进展,该行出现在了在IPO申报企业信息表中。

相比上述两家由A转H的银行,没有进入A股排队名单中的哈尔滨银行,其上市进程就比较顺利。而该行的上市,也使得原有东北地区银行上市的节奏大乱,将本来被市场各方看作最有可能成为东北地区首家上市银行的盛京银行甩在了身后。

根据H股上市流程,内地企业赴港上市需要首先向中国证监会递交申请文件,待证监会核准后,内地企业才能够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表以及包括审计报告在内的诸多文件,待香港联交所通过上市聆讯后,内地企业才能刊登招股说明书,接受公众的认购申请。

开闸“宜迟不宜早”

虽然另一家锦州银行仍在初审名单中,也尚未有H股上市计划,但其在这三家银行中实力最弱,且2012年业绩增速大幅缩水,已跌至个位数,截至2012年年末,锦州银行总资产仅为1232.58亿元,2012年实现净利润11.56亿元,增长幅度仅为7.6%。。

最新信息披露显示,这14家银行中(包括“中止审查”的徽商银行),除张家港农商行、江阴农商行选择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外,其余银行均拟在上交所上市。随着证监会修订了首发审核流程,排队企业公布的状态也有所变化,目前排队企业只有五种状态:已受理、已反馈、预先披露更新、已通过发审会及已核准。在排队银行名单中,杭州银行、东莞银行、吴江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及江阴农商行这5家银行排队状态较为领先,处于已反馈阶段,而盛京银行、江苏银行、锦州银行、上海银行、贵阳银行、成都银行、常熟农商行及无锡农商行,均在已受理阶段。

一般而言,中止审查意味着暂停申请IPO,在满足相关条件后可申请恢复审查,而终止审查则意味着正式退出IPO申请。

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信息显示,贵阳银行600万股(占总股本的0.33%)2013年11月被挂牌出让,作价2388万元,折算每股售价3.98元。卖出方来自南通鑫乾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0.33%。2012年贵阳银行实现净利润16.2亿元。截至2012年年底总资产约1057亿元,净资产67.3亿元。由此可知,上述挂牌股权的市净率约1.06倍。

A股的上市无门,让排队银行倍受煎熬,除了靠发债及增资扩股提升资本充足率外,在各家银行的股东大会上,上市延期方案也是屡见不鲜。据统计,近年来,这十余家银行大部分都发布了A股延期公告,其中,上海银行、江苏银行上市方案已延期三次。仅今年3-4月期间,就有盛京银行、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在各自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审议了A股上市延期的相关议案。

在A股IPO大门紧闭之际,一些城商行开始转战H股。

此前,多家拟上市商业银行已经在债券市场发债补充二级资本,但更多拟上市银行面临的仍是逐年下降的资本充足率。

在被哈尔滨银行H股上市,抢得东北地区首家上市银行之位后,盛京银行显然也坐不住了,在该行4月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就审议了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有关议案。

路径选择

有投行人士对媒体表示,在IPO“堰塞湖”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放行地方银行上市的可能性不大。考虑到监管层鼓励金融机构境外上市,上述挂牌银行有望陆续仿效重庆银行、徽商银行等赴港上市。

$pager$

“内地城商行赴港上市最关键的一步是拿到证监会的批文。”9月16日,一位内地券商人士说道。

边晓瑜表示,“地方银行目前自身的经营状况并非特别突出,各项核心指标存在下降风险,未来能否稳健经营尚未可知,而且银行融资规模巨大,对A股市场可能造成的冲击不容忽视,IPO闸门如果对银行股彻底放开,本就羸弱的大盘将再度承压。监管部门或许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不会轻易或太早放行”。

在去年5月31日证监会公布的信息中,大连银行出现在了“终止审查”的名单之中,显示其自查材料在最后期限内依旧未能提交。这也使得大连银行成为了在所有已递交IPO申请的银行中,首家“出局”的银行。而随着重庆银行的赴港上市成功,该行继大连银行后尘,宣告了A股上市进程的终止。

2013年9月13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745家A股IPO申报企业的基本信息表,重庆银行审核状态悄然由“落实反馈意见中”变更为“中止审查”。

边晓瑜指出,地方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存在隐忧,国有银行的挤压、行业格局的调整、金融改革的深化都将直接影响其未来的发展前景,草率放行其上市对整个资本市场而言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跌破净值、大而不强已经成为国内银行业的重要特征,资本充足率下降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哪类企业最有钱?无疑是银行;哪类企业最缺钱?无疑还是银行。曾几何时,地方银行渴望多年的上市计划,随着14家银行入选2012年证监会首次对外披露的IPO排队名单,似乎露出了一线曙光。

香港联交所规定,如果公司属于新申请人,其申报会计师报告的最后一个会计期间的结算日期距上市文件刊发日期不得超过6个月。这意味着内地城商行一旦拿到证监会的批文,最快的话有望在半年之内实现H股上市。

有资深投行人士表示,城商行等地方银行A股上市已经“中断”6年之久。目前IPO何时重启要等监管层指导意见正式发布后才会有时间表,至于城商行上市条件的讨论则更要往后排了。从近期监管动向看,证监会鼓励城商行等金融机构境外上市。

辽宁省在城商行拟IPO上市名单中一家独秀,江苏省则在农商行上大获丰收。

银行股IPO

城商行和农商行成排队主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三家地方银行借香港市场完成了IPO的夙愿,但由于市场环境不佳,三家银行上市表现都难言乐观。目前,三家赴港上市的内地银行股股价均已破发,且成交惨淡,大多数交易日的换手率在0.1%以内。

辽宁、江苏两省成为排队银行的聚集地。 其中,辽宁省成为城商行排队最多的省份,而江苏省则成为农商行排队最多的省份。

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整个中资银行无论A股还是H股估值仍处于较低水平,再加上外界对中资银行资产风险的担忧,均对三家H股上市城商行走势带来负面的影响,而这也将成为未来欲在港上市的内地银行不得不面临的尴尬所在。

14家地方银行整装待发

由于坐拥建设东北地区金融中心的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且经济实力强于地区内其它本土银行,盛京银行一直被认为将在更有希望在这场辽宁省乃至东北地区城商行IPO的“德比大战”中率先撞线。

由于国有银行早已完成股改上市,因此在两年多前证监会公布的首批名单中,城商行及农商行成为了当仁不让的主力;辽宁、江苏两省则成为排队银行的聚集地。其中,辽宁省当年以盛京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入围,成为排队上市城商行最多的省份,而江苏省更是包揽张家港、江阴、常熟及吴江4家农商行。

当初14家排队上市的地方银行至今仍未实现A股IPO愿望。尽管证监会预披露名单中的银行与各自状态变化不断,但七年来A股市场就再没有新银行露面。

重庆银行、徽商银行这两家已在A股排队的银行,随着H股上市成功,均已发生了不小变化。重庆银行的A股上市可谓命运多舛。早在2007年,重庆银行就已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但城商行A股上市闸门一直紧锁,重庆银行也不得不在2007年至2012年的股东大会会议上五次延长IPO决议有效期。在2012年2月1日,证监会首次披露排队上市企业名单,重庆银行位列其中,当时的状态为“初审中”,拟登陆交易所为上交所。随着其赴港上市进入冲刺阶段,去年9月份重庆银行A股IPO再度进入“中止审查”状态。在实现H股IPO后,当年11月22日,该行在证监会的审核状态最终变为“终止审查”。“A股上市申请终止后,公司并无计划于可见未来进行A股上市”,重庆银行在其招股文件中曾明确表示。

A股迟迟不开闸,部分银行不得已转投其它渠道融资,香港市场由此成为“泄洪区”。

14家银行苦等两年半

截止目前,排队银行数量虽仍为14家,但内核已经发生变化,其中,徽商银行已处于“中止审查”状态。新增了成都银行及无锡农商行外,而大连银行、重庆银行这两家城商行已从排队名单中消失。

最初的这份名单全部为地方银行,包括10家城商行及4家农商行。其中,江苏常熟农商行、盛京银行、大连银行、江苏银行、锦州银行、徽商银行、上海银行、贵阳银行处于“初审中”,而杭州银行、重庆市商业银行、江苏张家港农商行、东莞银行、江苏吴江农商行、江苏江阴农商行则处于“落实反馈意见中”。

尽管几年时间里,渴望上市的地方银行使尽了包括增资扩股、剥离不良资产直至更名的浑身解数,但多年未能IPO的这一尴尬现实仍摆在了所有银行面前。自2007年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及宁波银行三家城商行集体上市后,A股市场7年来就再没有见到新晋银行的身影,银行自己所期待的IPO的后续精彩演出也就此戛然而止。

$pager$

港股市场成“泄洪区”

然而在两年多时间的等待之后,尽管名单中的银行经营状况不断变化,这些曾被叫作“准上市银行”的他们,仍未有一家摘掉“准”字的帽子,有些甚至已然离开了竞争A股上市的舞台。此时此刻,距离A股市场最后有银行新股上市足足已过7年时间。

“目前市场不怎么好,虽然有的银行依然位列排队名单中,但还没有看到银行上市开闸的市场环境。”业内人士对记者说:“已上市的银行中,二级市场价格估值体系都很低,如果地方银行IPO,发行估值肯定受到制约。如果上市,能发行多大规模,都是未知数。”

如果说两年多前进入名单中的银行,尚无一家A股上市,是一个无奈的结果,那这份名单却在此期间内,不断上演着不同的变化。

当时,这些入围名单的银行,显然也是各个实力不俗。按2011年年报数据显示(因为榜单首发为2012年2月,因此采用2011年年报数据更为合理),除江阴农商行外,其余13家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速均有两位数,其中,杭州银行、贵阳银行、吴江农商行这三家银行的增速更是超过40%。

曾几何时,与重重负累下的东北老工业基地一样,东北地区银行业等金融机构在为地方经济做出贡献的同时,自身也由于各种原因积累了较重的历史包袱,发展逐渐落后于全国大部分地区。而随着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决策出台,经过多年处理了不良资产等历史包袱后,东北地区银行业特别是辽宁省内各家城商行,在经营能力及风控方面均取得了长足进步,上市的条件已水到渠成。

本文由竞博jbo发布于养生禁忌,转载请注明出处:重庆银行A股IPO中止审查,14家地方银行苦等两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