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禁忌

当前位置:竞博jbo > 养生禁忌 > 湖南信托一年三次,航运业成信贷风险密集区

湖南信托一年三次,航运业成信贷风险密集区

来源:http://www.tsurihune.com 作者:竞博jbo 时间:2019-11-22 10:24

从去年6月就全面停产,三次重组仍流产,处在退市边缘的“*ST祥龙”(SH.600769)于8月19日发布公告称,建行和武汉农商行诉该公司贷款纠纷的案子已达成调解协议,公司承诺将在约定期限内偿还上述两银行的已逾期的约2亿元贷款本息。

用“墙倒众人推”来形容*ST凤凰的处境似乎并不过分。在上述已经起诉的四家银行中,除了招商银行武汉青岛路支行的1.07亿元贷款逾期外,其他三家银行共计约13亿元的贷款,目前并未到期 ]

据了解,截至2013年8月20日,*ST凤凰共有逾期贷款本息合计7.7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比例为118.18%。随着*ST凤凰因无钱还债被众多债主告上法院之后,公司此前抵押的船只已经被众多债主要求冻结。在将船只抵押出去后,公司已经面临无船可抵的境地,随之而来的债主则将冻结目标转移到公司银行账户上。

原标题:海航创新3亿贷款违约,湖南信托一年三次“踩雷”

与此同时,*ST祥龙从8月13日开始就停牌至今,原因是接到控股股东武汉葛化集团有限公司通知,正在拟议与上市公司发展相关的重大事宜,该事项存在不确定性。

旧恨未了,新愁又生。刚刚“披星戴帽”的航运业央企上市公司*ST凤凰(000520.

银行账户或被冻结

  一笔3亿元的信托贷款违约,让一家上市公司与债务基本等额的市值,几乎一下灰飞烟灭。

*ST祥龙董秘杨恩兵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银行贷款逾期涉诉讼,公司的一些股权被法院冻结,要解决这样的障碍我们要先还掉银行贷款的本息。”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ST凤凰9月14日公告显示,因公司未按期还款,交通银行武汉江汉支行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9月12日,公司收到湖北高院的《应诉通知书》、交行江汉支行的《民事诉状》。湖北高院依法判令*ST凤凰立即偿还借款本金2亿元,利息及逾期罚息406.76万元。

9月13日一早,湖南信托披露重大事项公告称,由该公司发起成立的海航创新项目集合资金信托(下称“海航集合”),由于海航创新未能最迟在9月10日偿还全部3亿元的本金,海航旅游集团亦未履行担保义务,海航创新、海航旅游集团已构成实质违约。

约2.5亿元贷款逾期

招商银行13.99+0.423.10%

公告显示,截至2013年8月30日,公司在交通银行武汉江汉支行人民币贷款余额2亿元,贷款期限2012年1月11日至2013年1月11日,贷款方式为信用,贷款已逾期,美元贷款余额1683.6万元,贷款期限为2010年12月29日至2020年12月31日。

现金流、资金紧张的海航创新,债务违约并不意外。根据公开数据,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经营现金、投资、筹资现金净流量合计为-3.5亿元,借款取得现金为0,偿还借款却超过2亿元,货币资金也比上年底大幅下降了46.74%,库存现金仅有8万余元,现金流处于只出不进的状态。

公告显示,截至2013年4月25日,*ST祥龙欠建行武汉江岸支行贷款本金合计约1.99亿元,利息1288万元。近日,经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调解,该公司和建行达成以下调解方案:截至2013年6月30日,该公司已偿还建行江岸支行本金7000万元及相关利息560万元,并承诺在约定期限内偿还剩余本金及利息。

交通银行4.79+0.020.42%

据悉,交通银行武汉江汉支行于2013年8月21日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被申请人*ST凤凰银行存款32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公司称,“由于本案尚未开庭审理,其影响暂无法准确估计”。

“如临大敌”的湖南信托,日子同样也不好过。可查信息显示,包括海航创新在内,湖南信托2018年已至少三次在违约事件中“踩雷”,借款方千山药机()(300216.SZ)、*ST凯迪(000939.SZ)均已深陷债务危机,前者的1.98亿元贷款在2018年2月违约;后者的借款虽未到期,但自5月开始,也已出现逾期。

据了解,*ST祥龙于2011年底向建行武汉江岸支行申请2亿元的授信综合额度。2012年2月9日,*ST祥龙就以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抵押、股东葛化集团提供保证担保的形式从建行武汉江岸支行获得了9000万元的长期借款。

浦发银行10.36+0.020.19%

对此,*ST凤凰董秘李嘉华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已经无船可以抵押,因此才会被人要求冻结银行账户。不过,由于公司不只这一个银行账户,所以对公司日常开支影响不大。

只出不进的现金流

2012年6月底,该公司就全面停产,原因是国内氯碱行业运行受制国内外宏观环境严峻及下游行业需求不振,致使公司装置利用率偏低,盈利水平持续下滑。同时,由于公司规模偏小,历史包袱过重,产品结构不合理,并且煤、电、电石等资源性原料价格高企,因此经营极度困难。

*ST凤凰 2.57+0.000.00%

公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8月20日,*ST凤凰共有逾期的贷款本息合计7.7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比例为118.18%,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的比例为14.77%。

湖南信托公告称,按照约定,海航创新最迟应在9月10日,偿还全部海航集合全部本金。贷款到期前,该公司与海航创新进行多次电话沟通、现场面谈,对方均表示正落实还款金,但截止至公告发出,尚未收到款项;海航旅游集团亦未履行担保义务,已构成实质违约。

董秘杨恩兵对本报记者表示:“停产前就亏损严重,一个月亏损2000多万,这样经营下去怎么撑得住。”

光大银行3.18+0.000.00%

另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13日,*ST凤凰未披露的小额诉讼共25起,其中:债务纠纷21起,劳务纠纷3起,劳动仲裁1起,诉讼金额共计2747万元,公司称“该事项对公司的影响较小”。

湖南信托还在公告中称,该公司目前已经委派专人前往现场催收,督促海航创新尽快还款,并拟立即启动司法程序,申请法院冻结海航创新、海航旅游集团的包括上市公司股权、不动产、银行账户等在内的相关资产。

2012年9月,*ST祥龙就因为贷款逾期未还被建行起诉到了武汉中院,法院裁定冻结该公司银行存款计19943万元,如存款不足,则查封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2012年9月3日,公司接武汉中院通知,建行江岸支行将*ST祥龙第一大股东葛化集团持有的股权办理了股权司法冻结。冻结股数:37,986,377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0.13%。

SZ)因连年亏损,经营极度困难,深陷债务危机。

重组杳无音讯

13日午间,海航创新也公告称,该公司正在采取积极措施,与湖南信托进行协商,争取妥善解决上述逾期借款。

此外,*ST祥龙同样因为贷款逾期于2013年3月也被另一债权人武汉农商行化工新城支行起诉到法院。

据其昨日披露,因未及时偿还贷款利息,光大银行武汉分行已于5月20日向法院起诉,要求公司偿还贷款利息并归还2.9亿元贷款本金。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ST凤凰被银行追讨的贷款和一年内到期债务,已经超过40亿元。

由于航运市场低迷,*ST凤凰已经连续两年亏损。数据显示,*ST凤凰2011年净利润亏损8.8亿元;2012年亏损18.8亿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再次报亏3.4亿元。如果下半年公司无法扭亏的话,将会被暂停上市。

根据双方披露信息,海航集合成立于2016年9月8日,规模为3亿元,期限24个月,到期日为2018年9月8日,贷款年化利率为8.3%/年,募集时的预期收益率为6.5%~6.7%,资金用于向海航创新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由海航旅游集团提供担保。

*ST祥龙称,截至2013年7月8日,该公司欠武汉农商行化工新城支行债务本金4500万元,利息合计315万元。*ST祥龙于2013年6月30前已偿还本金500万元,并承诺在2013年12月31日前偿还此笔贷款的本金及利息。

近年来,航运业一直处于低迷阶段,其与钢贸和光伏一样,俨然成为信贷风险密集区。而这无论对相关银行还是*ST凤凰来说,如何化解危机将面临严峻考验。

目前,市场中已经传出*ST凤凰会成为首家央企退市股。不过,作为大型央企旗下的上市公司,也有分析人士无法相信*ST凤凰会退市。正是因为不相信*ST凤凰会退市,公司股价因重组概念而被不断炒高再回落。

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海航创新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为2.99亿元,由海航旅游集团担保,向湖南信托借入的款项,本金3亿元,扣除截至当期末未确认融资费用摊销余额86.6万元后,余额为2.991亿元。此前,湖南信托也两次公告,至2016年12月、2017年3月至12月,该公司均按季支付收益。

偿贷资金来自大股东借款

*ST凤凰遭银行集体逼债

“公司怎么说也是央企旗下的上市平台,公司的控股股东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上市公司。”有分析人士向记者分析道。

从半年报披露的情况来看,海航创新的财务不算太差。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3.99亿元,还有其他应收款3.8亿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约1.11亿元,加上持有的待售资产1.33亿元,合计金额约为10.3亿元。

年报显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ST祥龙以固定资产房屋及无形资产土地使用权用于抵押,取得短期借款13985万元及长期借款9000万元。

*ST凤凰昨日公告称,公司5月20日收到光大银行武汉分行的《民事起诉状》以及湖北省高院的传票、《民事裁定书》,要求其就2.9亿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进行应诉。

另有分析认为,公司不重组就只有退市了,这样对谁都不利,武汉市政府也肯定会出面干预,只有重组才能获得利益最大化。

海航创新持有的上述资产,足可覆盖到期债务。数据显示,其主要负债中,除了上述信托贷款,短期、长期借款为0,但应缴税费、其他应付款余额,却分别达到1.13亿元、6.7亿元。仅货币资金、应收账款,便可基本偿还上述两项债务。

除此之外,*ST祥龙还曾于2011年4月23日向民生银行武汉分行申请了最高1亿元的授信额度。2011年5月,由葛化集团将其持有的3700万股股权提供质押,向交行武汉江岸支行贷款3980万元。这两笔贷款归还情况在公告中并未提及。

光大银行武汉分行要求,除判令*ST凤凰偿还拖欠利息外,还要清偿2.9亿元贷款本金。截至2013年3月20日,其共拖欠前者贷款利息332万元。鉴于未及时偿还贷款利息,光大银行因此起诉并要求*ST凤凰清偿贷款本金。

虽然市场对*ST凤凰重组预期较高,但公司董秘李嘉华却向记者表示“公司并无重组计划”。李嘉华透露,公司大股东目前并没有重组公司的意向,同时,公司也从未接到来自其他人的重组意向。

但该公司的现金流,却极为紧张,几乎处于只出不进的状态。根据半年报披露,2018年上半年,海航创新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1.53亿元,投资现金净流量为2284万元,筹资现金净流量约为-2.2亿元,合计现金流净额为-3.5亿元。

杨恩兵表示:“民生银行1亿的授信,贷款已经拿过了,并且资金已全都还完,没有逾期也没有涉及诉讼。交行的贷款情况,你过几天等看我们的中报,应该能看到。”

此前的5月7日,该行已向湖北省高院提出诉讼保全申请,请求冻结*ST凤凰持有的长航凤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及重庆新港长龙物流有限责任公司28%的股权。湖北省高院审查认为,光大银行武汉分行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冻结*ST凤凰上述资产。

事实上,按照李嘉华此前对记者的说法,*ST凤凰重组的最大障碍就是近60亿元的债务,这笔债务的偿还成为公司能否成功重组的关键。

不过,海航创新虽然手持近4亿元货币资金,但其中可用的却不多。截至6月底,海航创新的货币资金中,长期定期存款2.5亿元,库存现金余额仅为8.2万元。同时,其融资渠道也明显收紧,今年上半年,其借款取得现金为0,仅归还借款就达2.45亿元,导致其货币资金比去年底大幅下降46.74%。

加上建行的贷款,*ST祥龙世纪已逾期的贷款本金就高达2.5亿元。两家银行在诉讼前就已经向法院申请了诉前保全措施,*ST祥龙也有约2.5亿元的银行存款、股权或其他资产被法院冻结,这也许是*ST祥龙三次重组流产最大的障碍。

航运业央企中外运长航集团控股的*ST凤凰,受控股股东“整而不合”以及盲目扩张等因素影响,近年来经营极度困难。2011年和2012年,其分别亏损达8.82亿元、18.79亿元。4月24日,公司股票被“披星戴帽”。受此影响,从今年年初开始,*ST凤凰就开始出现贷款逾期。据4月11日公告,截至4月9日,其已有4.47亿元贷款本息逾期未还,平均逾期时间21天,涉及交通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进出口银行等六家银行。

但据李嘉华昨日向记者透露,虽然公司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希望能减免部分债务,但谈判并无进展,至今尚无人同意对公司债务进行减免。“公司目前无钱可还,只能不还了。”

一年三次踩雷违约

如果重组再无进展,*ST祥龙就面临直接退市的风险。

*ST凤凰目前已经遭到银行的集体起诉。加上前述逾期贷款,银行的追讨金额已经超过17亿元。其中进出口银行在4月26日率先发难,向武汉海事法院起诉,要求*ST凤凰偿还截至4月7日的贷款利息941万元,本金3.6亿元。随后,浦发银行武汉分行、招商银行武汉青岛路支行也跟进起诉,要求其偿还贷款本息各6.46亿元、1.07亿元。统计发现,截至目前,上述四家追讨的金额已经超过14亿元。

在海航创新之前,湖南信托已经屡次在违约事件中“踩雷”。可查信息显示,包括此次在内,仅仅2018年以来,湖南信托至少已经3次在违约事件中踩雷。

大股东葛化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并未放弃拯救*ST祥龙。葛化集团今年5月份承诺给*ST祥龙5亿元的借款,其中2013年6月30日前借款2亿元用于归还欠付银行借款利息、设备检修等恢复生产前期准备等;10月31日前借款2亿元用于购买组织生产所需原辅材料、燃料等;2013年12月31日前,借款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ST凤凰眼下显然已无力还款。到了今年3月底,货币资金仅有1.28亿元,而且现金流也日趋恶化。据公开信息,去年三季末时,其货币资金为2.23亿元,不足上述债务3%。

湖南信托网站信息显示,2016年10月31日,该公司曾成立“千山药机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规模1.98亿元,期限19个月,为千山药机提供流动资金贷款,并由千山药机大股东、董事长刘祥华夫妇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偿还银行逾期贷款本息的钱应也主要来自大股东的借款,杨恩兵对此也并没有否认,他表示:“资金我们肯定是没有的。”不过,即使重组成功,公司的经营前景仍然堪忧。杨恩兵对本报记者坦言:“从目前来看,市场情况也不太好,就目前我们对市场的观察,复产也是亏损,所以复产不太可能。”

“这说明资金流入正在减少,如果没有其他资金来源,其资金链将非常危险。”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道。

2017年9月,湖南信托发起成立凯迪生态第一期流动资金贷款项目集合资金信托,原计划募集规模4000万元,担保方*ST凯迪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期限25个月,预计年化收益率7%~7.3%,用于补充*ST凯迪流动性资金,截至当年9月29日,该信托募集资金2580万元。

航运业成信贷风险密集区

随后,湖南信托又发起成立第二期信托计划,继续向*ST凯迪贷款。根据公告信息,该信托计划自2017年10月9日开始募集,规模亦为4000万元,期限25个月,用途、预期收益率均与第一期相同。截至2017年11月6日,共募集资金1720万元。

航运业的信贷风险不止*ST凤凰一家,如中远集团下属的*ST远洋(601919.SH)和中远航运(600428.SH)情况亦类似。

但上述两家公司,都在2018年出现违约。1月13日,千山药机公告称,1月5日,其股东刘祥华、邓铁山持有的5160万股、1185万股股份被深圳福田法院冻结,原因是刘祥华、邓铁山为一笔3000万元的贷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1月17日,千山药机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ST远洋年报显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的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92.69亿,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总额为68.61亿,债权银行前三位分别为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上海分行、东京三菱银行。其中,中国银行一笔3.5亿贷款将于2013年6月25日到期;农业银行上海分行一笔6.28亿的贷款将于2013年12月8日到期。

上述风险暴露后,湖南信托1月18日公告称,已于1月17日、18日分别向千山药机、刘祥华夫妻发函,要求对方提供书面的情况说明,并在10日内提供令其认可的新担保。但这些措施为时已晚,未能挽回其信托贷款风险的发生。

用“墙倒众人推”来形容*ST凤凰的处境似乎并不过分。在上述已经起诉的四家银行中,除了招商银行武汉青岛路支行的1.07亿元贷款逾期外,其他三家银行共计约13亿元的贷款,目前并未到期。资料显示,上述贷款中,距离到期时间最近的是*ST凤凰在光大银行武汉分行的2.9亿元贷款,这笔贷款发生于去年9月,贷款期限一年,距离到期还有四个多月。而进出口银行、浦发银行的贷款均为长期贷款,目前离到期时间最短的,也还有6年时间。其中,进出口银行起诉的3.6亿元为单笔贷款,发生于2008年10月,到期时间为2020年10月。而浦发银行的6.36亿元贷款本金,共分为12笔, 2019年到期的1笔,2020年到期的7笔,2021年和2022年到期的各有1笔、3笔。

根据千山药机半年报披露,湖南信托已经就此事向长沙中级法院起诉,请求判决千山药机偿还借款本金1.98亿元,并支付借款利息118万元、违约金1980万元。半年报显示,该案已于7月4日开庭审理,但千山药机尚未收到判决文件,并且尚未执行。

银行急于起诉的原因,是因为*ST凤凰连贷款利息都无力支付。据披露,截至3月30日、4月7日和4月9日,*ST凤凰分别拖欠光大银行、进出口银行、浦发银行贷款利息333万元、681万元、1253万元。

湖南信托向*ST凯迪提供的信托贷款,同样发生风险,而且距离*ST凯迪债务危机的爆发,仅有半年多的时间。

而另一方面,*ST凤凰的经营状况仍无好转迹象。一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其亏损为1.9亿元。与此同时,其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一季报末达到115%左右。业内人士此前曾向本报记者分析,航运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60%就比较危险,而且在银行信贷方面也会被收紧。而统计显示,资产负债率高于60%的航运企业有北海港、*ST远洋、芜湖港、中海海盛、中海发展等近十家。

5月7日,凯迪生态中票“11凯迪MTN1”本息6.98亿元违约之后,凯迪生态迅速陷入困境,债务危机急剧爆发。根据该公司9月4日披露,目前其逾期债务共计达39.6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06亿元,逾期债务占比已达37.28%。

“航运和光伏、钢贸一样,成为信贷风险最集中的行业,监管层已经多次提示风险,就是不提示,银行也要压缩航运贷款。”前述股份制银行公司人士说。

湖南信托向*ST凯迪提供的贷款,目前虽然尚未到期,但也出现了逾期。9月4日公告显示,自5月6日起,*ST凯迪在湖南信托的贷款开始出现逾期,涉及金额63.99万元。9月5日,该公司再次公告,因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期支付16凯迪01和16凯迪02两只债券的利息,且涉及金额为8.46亿元的16凯迪01也不能按期回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虽然已经起诉,但追讨前景依然难料。

责任编辑:

在2012年年报中,*ST凤凰称,今年干散货运输市场有望回暖,但供需矛盾仍将长期存在。然而行业复苏似乎还遥遥无期,被称为航运业晴雨表的BDI指数(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最近收在830点,离1500点左右的盈亏平衡点还很远。

本文由竞博jbo发布于养生禁忌,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信托一年三次,航运业成信贷风险密集区

关键词:

上一篇:富人理财,私人银行王者榜出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