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美容

当前位置:竞博jbo > 整形美容 > 竞博jbo过半为抵押模式,上海钢贸不良贷款占总

竞博jbo过半为抵押模式,上海钢贸不良贷款占总

来源:http://www.tsurihune.com 作者:竞博jbo 时间:2019-11-22 10:24

王海平

  民生银行上海分行:

从8月初开始,上海地区即将在一个月内开庭的钢贸金融纠纷案高达302起,其中涉及民生银行的钢贸案共有29起,平均每天就有一起诉讼。

本报新近获悉,截至目前,江苏全省因钢贸市场融资黑洞被撤职或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支行行长多达十名左右。如此多的支行行长因经营中的同一种风险而断送前程,这在江苏金融发展历史上较为罕见。

  夏心愉

“民生银行上海地区的钢贸不良贷款大约占全行钢贸不良贷款的50%。” 一位知情者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2013年1-6月,江苏新增不良贷款182亿元,成为同期全国新增不良最多的省份,而钢贸市场则成为了这些不良贷款的主要集中领域。

  近期,银行业钢贸授信风险传闻不断,较早介入钢贸贷款的民生银行上海分行(下称“民生上海”)也被媒体抛向风口浪尖。该行钢贸不良贷款是否激增、这场钢贸危机究竟会产生多大影响成为市场猜测的话题。《第一财经日报》就此专访民生上海主管风控的副行长何凡,解密该行不良贷款余额、担保模式、风险处置等方面的问题与经验。

民生银行一季报显示,民生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109.22亿,较年初增加4亿,不良率升至0.76%。从上海地区的钢贸情况看,一季度末,民生银行在上海地区的授信余额是168亿,不良余额是4.98亿。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上半年,江苏钢贸市场不良贷款余额为21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42.3%,较年初上升23.3个百分点,且尚有部分贷款为关注类。特别是,在江苏的5家大型银行上半年新增不良贷款中,钢贸贷款占到55.8%,预计后期新的不良仍会继续增加。

  第一财经日报:上海地区钢贸授信风险加剧,民生上海在这块授信的风险究竟有多大?

但市场人士认为,不良贷款数字可能远被低估,随着贷款到期及司法程序结束,民生银行不良贷款率或大升。从8月初至年末,统计即将开庭的金融纠纷案,民生银行作为原告的案件有近百起,其中绝大多数为钢贸金融纠纷。但让其尴尬的是,钢贸商作为被告却连连缺席公堂。

为有效化解钢贸市场授信风险,江苏最近提出了“依托政府、各方共同努力、争取债务重组”的处置思路。在针对位于镇江的扬中钢贸市场(江苏联统金属物流公司)不良贷款重组中,将不良贷款打包接盘的主体均是地方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

  何凡:去年第四季度以来,钢贸商资金吃紧,银行业的确面临压力。这是行业性风险,和宏观经济的走势相关性较大。

“现在不少钢贸老板跑路了,抵押物也不要。因为现在钢材价格跌到谷底,反正贷款已拿到,钢材就留给银行处理。何况这些钢贸商的一批货物都不知抵押了多少次。”上海一名钢贸商负责人坦言。

行长深陷“关联关系”

  截至2013年一季度末,民生银行钢贸不良贷款4.98亿。这些不良贷款以抵押方式为主,我们已加大清收化解力度,逐步进行压缩;其他担保方式业务,主要看市场方的担保能力。从排查和采取的风控措施效果看,风险在我行的可控范围内。

市场对民生银行在钢贸领域的风险早有担心。有投资者预计,民生银行在钢贸领域可能最坏将产生60亿左右坏账。而2012年度,民生银行逾期贷款为180亿,核销坏账仅18亿,未来在处理大量钢贸不良贷款时将面临更为巨大的压力。

本报获悉,由于与钢贸行业相关的贷款问题,截至目前,被免职或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支行行长涉及到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以及省内的江苏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

  日报:担保是控制授信风险的主要手段。这几年钢贸风险一直在上升,民生银行钢贸存量贷款的担保模式是怎样的?

一天3起诉讼

有江苏省金融维稳办官员向记者表示,钢贸市场的投资者对银行放贷人员和负责人采取了诸多“软措施”,有不少人被对方捏住了把柄,“出事的不少银行人士,多少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何凡:一般而言,在钢贸贷款的各种担保方式中,联保、互保隐蔽性高、容易交叉传染、区域性特征明显,容易引发连锁风险事件。

民生银行一季报显示,2013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88.77亿,同比增长15.35%,但同时,其不良贷款余额达109.22亿,较年初增加4亿,不良率略升至0.76%;其资本充足率于同业间偏低,截至3月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7.8%。

这位官员介绍,比如,工商银行淮安分行原副行长秦某被查处一案,就涉嫌在与区域内钢贸市场贷款发放中收取贿赂,而与之同时被免的还有两个支行行长。

  民生上海钢贸授信担保结构中,抵押方式占比达50%以上。联保业务占比不高,互保业务则未涉足,并且所有的联保产品均属于批量业务项下,均追加了平台担保,分行目前合作的平台包括钢贸市场、担保公司及商会三种。同时,分行基本没有介入钢贸行业民营互助型担保公司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民生银行钢贸贷款余额300多亿,其中不良贷款11亿,钢贸贷款不良率高达3.6%,远超全行0.76%的平均水平。一季度末,民生银行在上海地区的授信余额是168亿元,不良余额是4.98亿元;都以抵押为主。

南京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闫海峰分析称,银行对钢贸企业授信尤其注重现金流和贷款用途约定,但资金暗箱操作再加上各家银行竞争,中间缺乏沟通,使得资金流向更加难以确定,加大了银行授信审查和日常监管的难度。

  日报:由于钢贸多头货押的存在,动产质押模式在目前钢贸授信中风险突出。民生上海的动产质押业务占比多少?如何对动产监管?

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何凡曾表示,“这些不良贷款以抵押方式为主,我们已加大清收化解力度,逐步进行压缩。”痛失,“从排查和采取的风控措施效果看,风险在我行的可控范围内。”

从江苏近几年查处的案例和记者多方采访发现,钢贸市场采取多种加强担保方式,以满足银行的放贷要求,在钢材市场融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多种模式。

  何凡:到目前动产质押业务占比不足6%。自2004年涉足动产质押业务开始,分行就成立了专业的监管团队。从最初的3人,发展至现在24人的动产融资监管中心。

不过,对此一些业内人士有不同的看法。江苏一家银行高管告诉记者,“并不是有抵质押物就能保险,很典型的就是钢贸行业,虽然都有质押物,但现在的情况是非常不乐观的,贷款收不回来的风险极大。”

第一种是将自有土地、房产等资产抵押获取银行贷款;第二则是从“大公司”筹借钢材向银行质押申请贷款;第三是通过向钢材市场缴纳保证金,寻求钢材市场提供保证担保向银行申请贷款;第四种,则是寻求第三方担保公司担保,向银行申请贷款。

  在动产监管中,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是仓储监管机构的管理。民生银行对于仓储监管机构采取“动态评级、分类管理”的等级管理方式,对获得资质的监管商划分为A、B、C、D四个等级,每半年对监管商进行打分和等级评定。对于个别监管商自有仓库的,派驻人员配合监管商落实监管,从根源上杜绝监管商资质问题造成的操作风险。去年不少机构发生查封或疯抢钢贸仓库货物的情况,但我行所有动产质押类业务均未涉及事发仓库。

上海地区一位钢贸企业总经理陈先生佐证了这个观点,“比如一家钢贸公司订了一批100万的货放在仓库,以此抵押给十几家银行,这样100万的货就能贷出来1000万资金,银行收回贷款的风险显然是很高的。”

江苏省银监局一位人士向记者分析,钢贸市场一般都具有较强的实力,与银行都有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而且钢贸市场辅以“封闭运作”模式,通过结算中心将入库出库的货物按规格有序录入仓储管理系统,做到出入库的统一管理,能够有效控制风险,因此,“这种担保方式能够得到银行的认可。”

  日报:钢贸风险因素除担保结构,还有因市场准入业务模式带来的风险集中爆发,民生银行是如何控制这种风险的?

“在钢材价格上涨时问题很难被发现,然而一旦下跌,企业还不了贷款,老板就‘跑路’了,货也不要了,反正100万已经成了1000万,损失都是银行的。”上海一名钢贸企业负责人陈先生表示。

某银行高管坦承,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钢贸市场运作需要大量资金维持,从银行角度看,对其授信中收取的保证金存款能够迅速增加,综合收益也挺高,因此银行都会抢占区域内的钢贸市场。

  何凡:民生银行近几年来已经从业务模式、担保结构、市场准入、清收化解等方面探索防范和化解钢贸授信风险。

实际上,早在去年9月,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等多家银行就开始频繁出入上海各区法院,被告基本上是钢贸企业。

上述高管表示:“对银行而言,诱惑相当大”。假设某地区的钢贸市场融资规模为1000亿元,如果平均成本按15%计算,银行能够取得近150亿元的丰厚回报,这种“相互促进非常明显。”

  对于钢贸市场的准入,分行坚持“批量开发为主,散单业务为辅”,选择开业时间长、入驻率高、交易活跃的优质市场,依托市场担保能力及对商户经营行为的监督,匹配相应动产质押、担保公司担保、联保、交易链等担保方式,同时市场或实际控制人将核心资产抵押给银行或提供保证,目前批量业务占比超过70%;非批量业务主要是房产抵押业务。

今年初,上海又有200多起银行起诉钢贸商的案件发生,涉及23家银行,同样有不少关联企业互保的情况,上海的监管部门连续发文警示风险。

本报获得的一份内部材料显示,以苏南某市的一家钢贸市场为例,截至2013年上半年共有6家商业银行共融资约8亿元。

  日报:再好的市场也难逃行业性危机,民生银行现在如何掌握市场风险变化和客户授信风险变化?

但上海钢贸纠纷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多家银行对区域内同一家钢贸市场授信,就形成了多头贷款。其中,各家银行的担保条件几乎一致。

  何凡:民生上海成立了钢贸授信监测小组,推行分级监控。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了6-7月已经开庭的银行与公司之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的数量,上海地区16家上市银行与公司间的此类案件有近350起,而同期浙江地区的此类案件数量是600多起。也就是说,江浙地区的问题可能比上海更加严重。

上述高管向记者分析,客观上,钢贸市场的投资者、融资方、交易对方及担保方存在非常复杂的关联关系,银行很难实时跟踪资金流向,甚至有的钢贸企业上下游客户均在市场内,很容易制作各种假交易合同。

  在风险监控中,通过客户、监管商、同业、法院网站四个方面积极收集市场信息。客户方面,加强贷后检查频率,并通过与钢材市场内结识的圈内朋友聊天、电话等方式搜索信息点;通过与监管商的座谈、与仓库监管员的沟通,了解现场情况;与同业维系良好的关系,保持沟通上顺畅;通过法院网站公布的开庭、执行信息,收集钢贸类企业涉诉情况。通过不断了解市场前端动态,以防范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风险。通过暗访、电话等形式,与周边仓库、合作过的监管商、曾经在仓库堆放的货主等,了解钢贸企业和仓库的情况,防风险于未发。

交通银行一位高管告诉记者,“目前江浙沪地区产生不良贷款的行业主要是钢贸、光伏、船舶、电缆等。这几个行业目前是限制性行业,其中钢贸是占比最大的,大约占总的不良贷款额的60%左右,目前钢贸的贷款100%都没有收回来。未来,银行可能通过法院、拍卖抵押物等方式收回来一些,但乐观估计也不会超过50%。”

化解尝试:债务平移国企

  日报:现在钢贸贷款风险再度凸显,怎么缓释和处置这类风险?

钢贸企业负责人陈先生坦承,通过法院收回贷款比较困难,“出事的企业都是外地商人。”

为有效化解钢贸市场授信风险,江苏最近提出了“依托政府、各方共同努力、争取债务重组”的处置思路。在此基础上,位于镇江的扬中钢贸市场(江苏联统金属物流公司)不良贷款重组,走在前列。

  何凡:在处置和缓释钢贸授信风险中,我们在常规风险管理基础上,又采取了五项措施。

而上海一名法院系统的人士则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今年上半年,上海已发生了多起钢贸诉讼,但作为被告的钢贸商基本都没有出庭。而下半年,该类诉讼有增无减,以8月中旬的一天为例,民生银行在浦东法院就有3起。

扬中钢贸市场不良化解中,2.34亿元不良贷款重组,盘活不良贷款15000万元,预计贷款最终受偿率将超过82%。

  一是由总行牵头,集各条线专业人员成立工作组,专门处置钢贸贷款风险。首先,总行向分行派驻钢贸授信评审人员,与分行评审人员联合成立钢贸行业评审中心,专门负责钢贸行业的项目审查审批;其次,总行向分行派驻保全人员,指导分行对问题钢贸授信进行清收化解;第三,指导分行成立钢贸金融部,依靠专业化作业团队着力化解风险,就是将现有存量钢贸授信整合到两家机构,按照钢贸行业授信流程对钢贸授信进行集中统一管理,集中精力化解、缓释风险。

钢贸风险持续放大

但事实上,这一做法仍有议论之处。地方为此开过20多次协调会。

  二是利用民生银行公司业务事业部制的优势,联合地产金融事业部、冶金金融事业部等,寻找物业托盘方或钢材需求方,有效盘活钢贸资产,消化钢贸授信,以实现业务结构的调整和优化。

民生银行方面称,截至2013年一季度末,民生银行钢贸不良贷款有4.98亿。但市场人士估计,不良贷款数字可能远被低估,随着贷款到期及司法程序结束,民生银行不良贷款率或大升。

扬中钢贸市场内共有商户103户,其中92户欠贷23354万元,涉及中国银行镇江分行、交通银行镇江分行、民生银行镇江支行、邮储银行镇江分行和扬中农商行等5家银行,除民生银行以联统置业全部资产抵押外,其余各行均为担保、联保和动产质押贷款。

  三是实行分类管理,对症下药。民生银行在钢贸风险处置过程中,不盲目收贷,对于持续经营、履约意愿良好、遭遇暂时流动性压力的钢贸经销商,予以续贷,确保经营的衔接。树立一批诚实守信的钢贸企业典型,给予信贷支持,提振企业信心。对于散单业务中的问题客户,督促客户尽早出售房产以缓解流动性,处置手段以清收、诉讼为主,查封散单客户资产,最大程度保障银行债权;对平台进行分类管理,坚持一户一策的策略,逐一制定风险化解方案与防范措施。

实际上,市场对民生银行在钢贸领域的风险早有担心。甚至有投资者预计,民生银行在钢贸领域可能最坏将产生60亿左右的坏账。

经地方政府努力,制定了“落实承贷主体——签定处置协议——实施债务平移”的债务重组处置路径。其中,地方国有企业——江苏大行临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承贷主体,对钢贸市场资产实行收购,并承担对应债务。

  四是加强预警监控,加快清收处置力度。鉴于行业系统性风险的苗头,民生银行持续完善监控、预警体系;加强监控、预警工作力度。加强对钢贸授信客户逾期、欠息、民间借贷、资产状况、担保链、联保体、涉讼客户的排查和监控;对确需诉讼的不良或问题资产,坚决采取法律手段;采取多样的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尝试不良资产优质抵押物抵债、贷款重组、不良资产打包转让等方法;建立主动型、渗入型谈判、诉讼、资产转让、引入新投资人及帮助客户恢复造血功能等多元化的处置机制,提高效率;对于已起诉项目,强力推动司法处置进程,尽可能缩短每个司法程序时间,加快处置效率。

历史资料显示,2012年度,民生银行逾期贷款为180亿,核销坏账仅18亿,未来在处理大量钢贸不良贷款时将面临更为巨大的压力。而在一季报中,逾期贷款指标却并未明确列出。

地方人士告诉本报,由于钢贸市场投资方之一的联统置业总价值为11402.32万元的土地、房产和行吊等地面附属设备已全部抵押给了民生银行,但经过协调,“该支行从大局出发,同意放弃上述资产的抵押权,将上述全部资产转让给大行公司。”

  五是加强银行间合作。根据上海银行业同业公会出台的十条指引,配合上海同业公会及各家银行开展钢贸企业统一分类工作,形成一致的分类标准和结果,与其他商业银行一道对平台进行好、中、差分类,协同行动;对单体客户进行好、中、差分类管理,有保有压并坚守风险底线。

民生银行江浙地区一位支行行长告诉记者,“从6月份开始,逾期贷款额度等财务指标就不再通报了,我不能看到具体的数据,可能需要上级分行才能查到。”

基于钢贸市场已经严重资不抵债,继续追究其担保责任已无实际意义,地方政府建议,“各参贷行免除联统置业、联统物流和大扬担保的担保责任。”

而民生银行江苏分行一位内部员工则称,“我现在也无法查到逾期贷款余额,具体原因不清楚,可能也有担心媒体将一些数据放大报道的考虑。”

最终,由各参贷银行向大行公司发放贷款15000万元,并由扬中城投提供保证担保,由大行公司收购钢贸市场内的全部资产,各参贷行按受偿金额分别收回钢贸市场逾期贷款共15000万元,对应扣还商户贷款的债权交由大行公司追索。

“虽然民生逾期贷款具体情况不明朗,但并不能表示没有问题,相反,很可能问题严重。”上海一名银行业人士指出,钢贸贷款回收率却并不乐观,“大家都在尽力控制,但现在的问题可能要比去年更加严重得多。”

不过协调中规定,各参贷行不得将该部分债权转让或采用非法手段追缴。各行未得到受偿部分的贷款,由各行自行完善抵押担保措施,向商户及其他担保人继续进行追偿。

目前,民生银行等各大银行仍有很多逾期贷款未转不良,但出于对不良率控制的原因,银行对逾期贷款也在采取各种方式化解。

有金融从业者认为,在这一化解过程中,大行公司和扬中城投,均是地方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将不良贷款打包接盘,可能意味着把风险从市场行为转为了政府行为,“担心最终可能仍由纳税人买单”。

本文由竞博jbo发布于整形美容,转载请注明出处:竞博jbo过半为抵押模式,上海钢贸不良贷款占总

关键词: